欢迎访问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网站

常用下载 | 学校首页
党团建设
支部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团建设 > 团学工作 > 支部建设 > 正文
2018级民族学研究生班主题团日观影活动之《一个村庄的沉浮》
作者:发布日期:2018-10-03点击数:

 

    为庆祝中秋佳节,为创新云南大学第二课堂教学思路,为引导广大师生全面、准确、深刻地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大意义、精神实质、丰富内涵,以及宣传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先进的思想武装头脑和指导实践,不忘初心,强化使命意识、责任意识,积极投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2018921日晚上7点,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18级民族学研究生班团支部联合2018级民族学研究生班团支部及部分本科生,走进社区,与北京大学人类学民俗学研究中心、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办事处宏仁村委会小组联合推出露天月下观影主题团日活动。同学们与昆明市官渡区宏仁村村民齐聚“宏仁老村大寺”大堂,共同观看了由朱晓阳、李伟华为期数年共同拍摄的纪录片《滇池东岸》。此次的观影活动,共有60余名本硕博以及100余名当地村民出席。


 

174273947485182661

观影现场座无虚席


 

《滇池东岸》是由朱晓阳教授与李伟华老师联合拍摄,主要记录了位于滇池东岸的宏仁村村民,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走上抵抗拆迁道路的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或死或伤,甚至有的遭到开发商暴力威胁,但他们仍旧没有放弃,直到取得胜利,守住故土。

 

在正式观影前,来自北京大学人类学民俗学研究中心的朱晓阳教授向我们简要介绍了今晚的影片内容以及放映影片的宏仁大寺的历史起源。宏仁大寺始建于清康熙年间,19世纪中毁于杜文秀起义时期;清末重修,成于1911年。1950年代初是农协会办公室和征粮仓库;公社时期的集体仓库,大跃进期间的大食堂,菩萨在五十年代被革命推倒,压田;寺庙中还有土改和清匪反霸时期的农会标语。这里同样也是1976年批判邓小平的会场。2017年,经历过抗拒拆除的仇和城改大业之后,修缮大寺启动。2017年底,寺庙修缮完成,村宴在此重开;亦是村民聚会议事的地方。最后,朱晓阳教授还向我们透露,我们此次观影的大寺,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播放影片,在这次放映结束树立佛像之后,将承担完整的村寺功能。

 

随后,宏仁村村委小组长李绍荣告知了宏村村民宏仁村道路建设以及中秋节相关节庆活动的各个事项,并提前向我们表达了中秋祝福。

 

263546250250077211

宏仁村小组长李绍荣发表致辞


 

    影片的开始,是一群穿着警服手持警棍的黑衣人在村庄里追打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年纪稍大一些的村民看着眼前这一幕,神色十分凝重,在问到为什么黑衣人要追打他们时,他们却又不肯多说一句,只是含含糊糊地说道:“他们要来赶我们走”。影片不长,但在这短短的100分钟,却足以反映出这个村庄的人间百态。从新村建成时的喜悦,到面临拆迁时的无奈,再到为了保卫村庄的殊死搏斗,在这段波澜起伏的过程中,我们既看到了人性的善良又看到了那些为了自身利益而不顾他人死活的暴力拆迁。


 

    在宏仁村村民抵抗拆迁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许多人,因为拒绝签字房子被坏人烧掉的村长、维护村里的治安却不参与抵抗拆迁的治安队队长、将拆迁办戏称为“搅屎棒”的大爷、受雇来拆村民房子玻璃却摔断腿的工人的妻子,还有那些吃着“洋芋”守在挖掘机旁边的大妈们。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我都可以给她们定位,只有一位,我们无法定位,他一直活在开发商与宏仁村村民之中。在宏仁村村民抵抗拆迁时,他手持利刀威胁村民;在村民们抵抗拆迁成功时,他拿着可口的洋芋说道,“还是村民对我好,给我吃洋芋,我给开发商做事的时候,他们每天给我三十块,后面却只让我吃剩饭,我去捡垃圾都还过得好点呢”。在我看来,这个流浪汉就是整个村庄的典型代表,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宏仁村和他都是存活在开发商与宏仁村村民的利益之间。


 

536794374637505829

村民们与学生相谈甚欢


 

    观看影片的村民们,总是在看到熟悉的人出现在荧屏上时感叹道,“那个老人前几年就不在了”、“他家房子被烧了”、“他眼睛被打瞎了”,这部影片对他们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不敢妄加揣测,只是当年迈的村民,吞吞吐吐地问我,“这个记录片的光盘在哪里可以买?他要拿回家给他的孙子看”。我就已经明白那段经历对于他们而言是多么的不平凡。


 

文字:王都丽

摄影:李迎莺